2015元旦--牛背山之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08 07:37:55

三天元旦假期,总行程:

DAY1:常熟开一个小时车到无锡硕放机场,无锡坐二个半小时飞机到成都双流机场,入住酒店,去泡吧跨年。

DAY2:成都吃早饭,开五个多小时车,上京昆高速,经雅安,石棉前往冷碛,午饭后坐上客栈老板的车,三个多小时到达牛背山顶,入住牛背山摄影之家客栈。

DAY3:早上五点半起来爬山拍星空,八点多看日出,客栈吃完早饭下山。开车去附近的海螺沟,燕子沟,都未能停留,一脚油门宿雅安市。

DAY4:懒觉起,雅安吃完早饭,开车二个小时回成都。吃重庆老火锅,哈根达斯白色恋人火锅,各种闲坐。晚上六点半成都双流机场飞无锡,停车场取车,一个小时后到家。行程结束。

回头看看这个行程,来回五千多公里,只去看了次牛背山的云海日出,这是有多任性啊!不过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一切都是值得的。原计划是牛背山上住二晚的,因为偶遇了一次美好的日出,觉得已经足够。计划不如变化的想去海螺沟泡温泉,直接任性的下了山。

有很多人去牛背山,一次又一次,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不是大雾就是下雨,于是那三个字一直在心里。不过,有遗憾才有再去一次的动力,比如我。

上一次去牛背山,住了一晚,是个雨天,那条路我一直记得,车轮打滑很危险,边上就是悬崖,司机小虎没开过这条路,还是个二驱国产越野,坐的心惊胆颤,简直是拿生命在旅行。记得最后一个坡,愣是没开上去。大雾中的牛背山,记得我们在山顶的客栈唱歌喝酒,也记得同伴高反呕吐了一夜,点点滴滴,都是回忆。

经历过雨后牛背山的那条路,后来走西藏的通麦天堑,就觉得没那么险峻了。很多时候,你经历过的那些,在心里让你慢慢的细微变化着。


手机软件记录的牛背山山顶海拔,

so高反的朋友还是慎行:

这一路,随手记下的那些只言片语,我只是怕忘记。多年后翻起,因为这些照片和文字,记忆才会很清晰:

2014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八点,无锡硕放机场,靠窗的位置,四川航空,飞机马上起飞。

中国最美观景平台牛背山,是此行的目的地,那360°的观景平台和云海,只在图片里看到。我想象不出我站在那是什么感觉,这是我第三次去成都,第二次去牛背山,和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有着很好心情,很多的期待。


在飞机上看整个无锡,路灯把大地画成了一个个方块。冲上云层后,在云之上看星空,看着窗外,托那天边最亮的一颗星,带去我的想念。


跨年,又是一个一月一日。想起那年和爱米去山东荣成看雪,似乎还在眼前。那次自驾开了十一个小时的路,到达的时候,开始下雪,一晃已经二年。


成都,酒店入住,散步到九眼桥,天空中有很多人造星星,那是无数的孔明灯。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的孔明灯,一边走一边抬头看,差点撞到电线杆子。


“曾经以为我会是你浪漫的爱情故事唯一不变的永远......01:11,茶马古道酒吧,歌手在那轻唱。永远那么远,经历过太多,便知道什么都不会是永远,除了日月星辰。酒吧里座无虚席,驻唱的,热舞的,这气氛给人的错觉是,每个人似乎都很快乐。我们找了个最里面的角落,啤酒一瓶又一瓶的竖着,当解渴的饮料似的。点了很多烧烤,还有烤兔子,笑着闹着疯着,以为自己还年轻气盛。

最后喝的一种酒叫B52,用打火机点着,然后吸管一口气喝掉,甜中带着咖啡的微苦,俗一点的比喻是,像爱情的味道。


成都,九点退房后路边的小店吃了碗红烧牛肉面,一早就是一碗火辣辣,不过很好吃,就是睡眠时间不够,困的不行,哈欠一个接一个。大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昨儿凌晨四点多走在酒吧街,人还那么多,我们说这个点的方塔街上都可以在马路上跳舞。昨晚回酒店洗澡完,凌晨五点睡下,今儿八点就起床,只睡了三小时。单人房双人床,没开空调依旧很热。

下午二点多到达冷碛,在路边小饭店点了几个菜,太阳下吃着川菜,不管脸上会冒几个痘痘。午饭后坐上了客栈老板的车开始上山,我和另外的一个女生挤在车子最后,一颠簸就撞到车顶,小伙伴们笑着说我俩成了货物的待遇。

一路开下来,吃了好多的灰啊,以后来的记得戴个口罩。到海拔3200的时候,车子停下来给轮胎加防滑链,前面的路,泥土路换成了冰路。手机开始无服务,失联的状态。

整整赶路一天,傍晚18:40,到达牛背山摄影之家客栈,依旧是大雾,能见度极低。心想,今儿的星星肯定没戏了,明儿的日出,估计也够呛,还好我们还有一个晚上。


客栈简陋的餐厅,来来往往的驴友,围着火炉聊天,往灶膛里塞着烤土豆。晚饭杀了一只鸡,一半煮清汤一半红烧。夜晚的牛背山,气温零下六度,朋友们就着二锅头,夹着花生米,喝酒聊天。夜晚九点实在无聊,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信号,还冷。某人去上次厕所差点冻僵,饭后只好都上床躺着了。


这个摄影之家客栈,三人间100/人,只是隔音保温都极差。外面发电机的声音轰隆隆,睡袋里不好翻身,新利体育|官方网站又不热。一夜睡的迷迷糊糊,鼻子塞住了,用嘴喘气开始喉咙痛,每一分钟都有些煎熬。


早上五点半,听师傅在门外喊:“快起来,拍星星去,只给五分钟。”一咕噜爬起来,穿上羽绒服雪地靴拎上相机包就往外跑,准备好的暖宝宝巧克力统统忘记。


海拔3700,星空下,我们背着三脚架相机包,打着电筒在爬山,爬的气喘嘘嘘。不敢走太快,怕高反。那360度无敌的星空啊,没有哪个相机可以拍下。我无法在这里,用任何文字和语言来形容它,只能你亲自站在那,才能体会。


山顶的冷风在吹,带着滑雪手套手指无法调数据,干脆脱了,手指冻的僵掉了。拍了几张星空,想拍星轨的,一看天边已经开始发红了。


想起拍星空的时候师弟说,师傅你快帮我看看,ISO都这么高了,怎么啥也看不到!师傅说再调高点.....他还是拍不下星空,一看,镜头盖忘记拿掉,把我笑的。


打着手电爬山:

那晚的云海星空,

可惜广角拍下下360度:

我在星空下,

羽绒服加老棉裤:


看着这360°的云海啊,感叹着这人品实在太好。日出把云染成了红色,远处的日照金山,贡嘎雪山和其他雪山清清楚楚,我掏空心思也只能想起四个字:美景如画。

看着风起云涌,有种不在人间的感觉。云之海,深深浅浅的层次,站在山顶的人们,笑容都是金色的。


下了山,看到没起来看日出的小伙伴还在被窝里,问他怎么不起床,原来黑灯瞎火的,师弟把他的鞋穿错了,他穿不下师弟的鞋,只好错过日出,又把我笑的。一早上,师弟你要不要闹这么多笑话,逗我玩么?


昨夜吃剩的大盘鸡让客栈老板热了下,泡了方便面当早饭。因为日出堪称完美,师傅说不用等日落了,直接下山去happy吧,于是早饭后收拾包包便下了山。


云之上的我:


自从一早师弟穿错了鞋,接下去的时间便及其悲催。想去海螺沟泡温泉,车子开到那,说二号营地被泥石流淹了;想去燕子沟看红石沙滩,车子开到那,说冬天封山景区不让进,于是决定直接开去雅安住吧。小伙伴怀念雅安吃的烤肥排,我们都说,不会今天没出摊吧?哈哈,早上的云海把人品都用光了。所有这些,都不影响心情,因为美景在相机里。


雅安,这个城市,因为那次地震,全国人民都记住了这两个字。酒店洗了个澡,晚上九点左右才出去觅食,把晚餐吃成了夜宵。回酒店楼下有烤羊腿,又切了个羊腿,站在街头大口吃着肉,撑的慌。


早上睡了个大懒觉,出门逛逛菜场,新鲜的蔬菜好可人的颜色。腊肉香肠腊猪头,两个牛头放在地上待售,我在想这买回去怎么吃呢?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菜总让我驻足,鱼腥草,魔芋,都是我们那个城市少见的。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逛菜场,看看当地人的细微生活,是喜欢做的事。


13日中午,车子在成都收费站排队,开始进入城市,总是满眼的车子。收音机里在唱“再见了再也不见”,突然想起那个消失在人海的熟悉的陌生人,曾经那么亲密,分别后从未再见。


音乐总能代表那些说不出的东西,总会被一句歌词击中了心房的某个角落....会哭的人不一定流泪,爱你是不是有罪....我轻轻哼着歌,每一分钟,都离牛背山越来越远。那些星空云海,汽车后座的拥挤,就着木瓜椰子吃的大盘菜,在厕所边找网络信号,燕子沟没有车的村庄......这些,都是真实存在过么?

深圳航空,没有意外的晚点了。晚上七点半,延误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飞机起飞了。依旧靠窗的位置,我翻着那本《活着活着就老了》,看到书中间的那片在机场新买的书签想,你会在哪里,在做什么呢?飞机小小的窗上,有我沉默着的脸。

整整三天,牛背山之行,任性的一次旅行。一起看过的风景,站过的山顶,多年后我们再聊起。


牛背山日出,天边的云彩很美。

山顶上的小点,是看日出的人:

贡嘎雪山被阳光染成金黄:

云的瀑布:

千形万象竟还空:

彼时彼刻,日照金山,

同时阳光把云海染成红色,

是最美的时刻:

太阳从云后面升起来,云是金色的,

山顶的人都是金色的:

这人感觉像是从云里走上来的:

我的背影,标准的动作,

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这一切:

无法说出的美好,整个360度,

每一个角度风景都不同:

独自站在云里拍照的一个人,

进了我的视线:

在这样的地方,你会觉得,

人实在太渺小:

山顶上有一朵飞碟云:

角落的那个人,红衣。

站在那是什么心情?


以下为手机照:

我,相机,云海:

下山的途中,需要汇车。

照不到阳光的后山,雪还没有化:

那天不算冷,下车只穿了件马甲。

那山路是我们走过的路:

这是客栈老板的车,1200元来回接送。

破的不能再破的老爷车。

但他们这条路一天走好几回,经验非常好。

不建议自己开车上去,实在蛮危险。

阳光下紫外线太强烈,记得防晒:

雪山前,小小的我:

回程的飞机,深圳航空。

二个多小时,就把我带回了原地。

仿佛没有出发过。

只是每一次离开,都会不一样的归来。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