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谁?为何会被赣州市评为“五美”称号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7 06:19:12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为引导广大家庭成员尤其是女性重视并诠释好家庭角色,进一步传承好家风好家训。赣州市妇联以“塑造‘最美’精神品牌·培育‘最美’特色文化”为主题,开展了“五美”评选,至于是哪“五美”,随着小编往下看~

最美媳妇

市财政局钟谊

钟谊的公公婆婆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直靠种菜卖菜为生养家糊口,家境贫寒不富裕,好不容易拉扯大四个孩子,已经没有更多能力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了,钟谊不顾村里人不让老人住新房的习俗,硬是把公公婆婆和90多岁的祖父接到自己家里照顾。在祖父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因为有着她们的细心照顾和呵护,93岁高龄的老人去世时走的特别安详。为当地引领出一个好风尚,让村里的人都对她赞赏有加,她常说:“父母把我们养大不容易,我们当然要孝敬他们。”

钟谊带公公婆婆在宁波游玩

她把公婆的冷暖时刻放在心上,公婆的心情她关注得比儿子还细腻。看到公公婆婆对城里的老人到处旅行和走动,羡慕之意溢于言表时,让她忽然意识到,公公婆婆还从未走出过瑞金,要让收入不高,靠种菜卖菜为生,还未走出过瑞金的公公婆婆也去外面走走看看。于是,钟谊利用放假时期,带着老人家一起外出旅行,到上海、杭州、厦门……,让从未去过大都市的老人真切感受到了祖国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老人家感到特别幸福,心情特别愉悦。

钟谊带公公婆婆参观上海世博会

钟谊说,孝敬老人目的不就是让老人愉快幸福么!此后,无论经济再拮据和不易,每年她都会在自己的工资收入中留出一笔钱让老人家外出旅行,她说:“要趁父母还能走得动,让他们去外面走走、看看。等到他们走不动的时候,想带他们去走走看看都没办法了,不要让他们留下太多的遗憾。我们都会老的,老人所祈求的,也就是高高兴兴的安度晚年吧!”


黄柏乡上塅村杨桂娇

原工作于上塅小学的杨桂娇,于2009年从教师岗位上退下来,三尺讲台耕耘了一辈子,原本可以轻松安享晚年,可是一场“大考”却在家里等着她。

那年,她的婆婆谢娣娣已经82岁高龄,身体还算康健,可是另一个“婆婆”却已87岁高龄,并且因摔跤导致行走不便,状况已经越来越差。这位“婆婆”叫曾桂英,是杨桂娇丈夫伯伯之妻,一生未育,如今是个孤寡。而这时,杨桂娇在深圳的大儿子刘元已经结婚,正眼巴巴盼着亲妈过去帮忙带小孩呢。一直忙于教书育人的杨桂娇,出过多少考题给学生,她没想到自己退休后却迎来这么一道人生难题,一番思量,她毅然决定,留在家里照顾两位老人。

正在菜田忙活的杨桂娇

每天下午四时多点,她准时下菜地忙活:“我种的都是两妈爱吃的青菜,她俩年纪大了,爱吃新鲜蔬菜,我就自己种。”杨桂娇中等个子,头戴草帽脚穿布鞋,慈眉善目,笑起来和蔼可亲。

杨桂娇的家宽敞明亮,收拾的干净整洁,丝毫没有异味。每天,杨桂娇为老人们洗衣做饭,端茶递水,坚持为她们勤洗澡勤换衣,十年如一日的悉心照料。

两位婆婆开心地乘凉聊天

如今,两位老人都已90多岁,两老情似姐妹相处融洽,平日里她们在家里看电视唠嗑,日子过得安逸闲适。她们的晚年因为有了杨桂娇,这位不是亲闺女却胜过亲闺女般的好媳妇,生活甜美精神愉快,是杨桂娇用仁爱、孝顺构筑了老人的一生幸福,她不知辛劳无怨无悔侍奉双母的事迹,传遍乡邻传为佳话,成了远近村民学习的榜样。

最美女儿

井冈山小学黄瑞芸

生活中,黄瑞芸细心观察父母的生活起居和生活习惯,从衣食住行上,时时事事处处为父母着想。一年四季,根据时令,为父母精心挑选购买好衣服鞋袜。一次,在聊天时,黄瑞芸听父亲讲到皮棉鞋的好处,虽然嘴上他没有说要买,但她明白父亲想要一双皮棉鞋。穿上鞋子,父亲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连连说“暖和暖和。”

父亲爱看书,只要他想看的书,无论是借还是买,她想方设法满足他的心愿。父母爱听京剧、黄梅戏,她就为他们送上随身带的收录机并下载好他们喜欢听的节目。

黄瑞芸为母亲剪指甲

父亲曾羡慕别人的子女会开车带父母去游玩。黄瑞芸为了满足父亲的心愿,将买车计划提前实现。从此,只要周末有空,就带上父母出去转转,游山玩水,他们感到非常开心。尤其是在去年父亲病重期间,他提出想去长汀的归龙山寺看看,她知道这可能是父亲的最后心愿,在征得兄长的同意,做好一切准备后,她们带着父亲到了归龙山,那天父亲显得特别高兴,气色也很好,一路平安无事。

黄瑞芸与母亲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在父亲生病期间,她精心照料。喂饭、按摩、洗脸洗脚毫无怨言。父亲曾在离世前,写了一份自传,要求黄瑞芸和丈夫整理打印成册。黄瑞芸不敢怠慢,认真整理,仔细校正,最后打印成册。在父亲临走前完成了他的遗愿,使好家风得以传承。父亲放心安详地走了。

父亲走了,母亲备受打击,为了让母亲走出阴影,她常常下班后回家陪母亲过夜,每周坚持一天全天候地陪伴母亲,陪她聊天,陪她散心,为她做家务。在假期里,经常带母亲到各地去游玩。慢慢地,母亲的脸上不再有愁云,开始有了笑容。

最美妻子

象湖镇解放路朱晓英

朱晓英的爱人赖晓明原来是日东林场的工人,夫妻俩感情一直很好,每天下班回来,夫妻俩一人炒菜,一人洗碗,夫唱妇随,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赖晓明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打破了家里的宁静。2008年10月12日上午,赖晓明突然感觉自己头晕难受,妻子朱晓英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觉得不对劲,便把他送往医院,医院诊断下来:脑溢血!情况危急,需要马上要进行手术!经过十几个小时漫长的等待,赖晓明的命保住了,可是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无论妻子怎么叫唤他都没有睁开眼睛,一个无情的事实摆在了朱晓英的眼前:丈夫瘫痪了!  

朱晓英九年如一日悉心照顾着丈夫

接下来的日子,朱晓英按照医生的嘱咐精心照料着,现在,朱晓英每天除了给丈夫喂食,按摩,换衣,还要去除他喉咙里的痰,她一只手摁住他的下巴,另一只手用纱布包好手指,往里抠痰。她说,痰不抠掉的话,怕堵在里面影响他的呼吸,手指上包上纱布是为了防止自己的指甲伤着他的嘴巴。

去到朱晓英的家,映入眼帘的是:干净的小院,发亮的地板,整洁的厨房,你根本不会想到她家有一个瘫痪在床整整九年的病人!就连丈夫赖晓明的卧室,你也根本闻不到难闻的异味,九年来,为了丈夫,她没有睡过一次超过两个小时的觉,没有吃过一餐有滋有味的饭菜,没有出过一次远门!她说,因为丈夫随时都可能需要她,她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她只是做了她该做的和能做的,老伴需要她,这个家需要她,她要守护好自己的爱人,守护好这份爱!

最美婆婆

沙洲坝镇官山村杨冬莲

杨冬莲是官山村现任的妇联主席。提到她,不管是村里的领导还是邻里村民,无一不赞赏有加。

在那个年代,农田是农民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公公没有文化,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婆婆打理,杨冬莲除了要做好村里的妇联主席的工作,还要一起忙农田里的活,家里家外,老人小孩,无一不尽心尽力。

跟很多老年便开始发福的妇女不同,她非常的瘦,双鬓的白发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杨冬莲一路走来非常的不易,瘦弱的肩膀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和责任。

杨冬莲为村民申报新农村建设奖补资金

杨冬莲有三个儿子,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维持生计就已经相当的困难,大家都说,生活这么难,把孩子养大就好,剩下的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可她从来不那么想:“既然他们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就要尽自己的能力把他们培养好,不仅要成人,更要成才。”

 杨冬莲将两个儿子送到城里上中学,为了他们哥俩能安心的读书,一周要去他们学校好几次,送汤送生活费甚至是去帮他们洗衣服。那个时候的交通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杨冬莲骑着大二八自行车,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一骑就是七年。直到兄弟俩双双考上了大学。

杨冬莲每年都会晒制孩子们爱吃的腊肉香肠

按理说,现在孩子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工作,杨冬莲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但是操劳了一辈子的杨冬莲心里记挂的永远是她的孩子们,之前是儿子,现在是孙子孙女。为了给孩子们增加营养,她特意养了一群鸡,专门用来下蛋给孩子们吃,有时候孩子们不在身边,鸡蛋都坏了,她也舍不得吃一个......孩子们已经成了她生命中所有的意义。

 杨冬莲的父亲没有儿子,她一直留在老人身边照顾, 老人冬天特别怕冷,皮肤干燥,一用新利体育|官方网站就容易全身干痒,每天睡觉前,杨冬莲都会给父亲暖好床,半夜还要起来好几次给水袋换开水。一坚持就是好几年。

 这些生活的琐碎,看起来相当的平凡,正是这几十年如一日的平凡让人体会到不易,更感受到她为了子女,为了父母,为了家庭无私的付出。

壬田镇中潭村朱生连

朱生连今年84岁,一生未育。早些年,一位逃荒的孕妇在她家生下孩子,因无力抚养托付给她,朱生连才有了儿子郭学有。朱生连悉心抚养郭学有,看着儿子长大成家、生子,朱生连开始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谁知不幸却接二连三地降临。

1992年,和朱生连一起度过风雨数十年的丈夫罹患重病,不久便撒手人寰;1997年,正在福建明溪务工的儿子又被诊断为淋巴癌晚期。“失去了丈夫,再也不能失去儿子。”朱生连举债送儿子就医,两年后,儿子还是因医治无效离开人世。丧夫之痛尚在,丧子之悲接踵而来,朱生连欲哭无泪。“那段时间,我几次想轻生,但看到重病在身的儿媳和年纪尚小的孙子、孙女,我不敢。”强烈的家庭责任感让朱生连燃起生活的信心。

80岁高龄的朱生连还会坚持做家务

然而,原本多病、无劳动能力的儿媳范凤娣却因为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整天寻死觅活。“天塌下来我顶着!”此后,朱生连擦干眼泪,忍住内心的悲痛,用古稀之年的老弱之躯扛起了一个家庭的重担。

为了照顾一家人的生活,年迈的朱生连每天天不亮便出门捡拾废品,卖了废品之后,再买菜回家做饭。冬天,她拄着一根木棍艰难地捡拾着路边的塑料袋,全然不顾凛冽的寒风像刀子般刮在她的脸上;夏天,垃圾桶里臭气熏天,她伸手进去翻捡着矿泉水瓶,任凭炙热的太阳烤得她头晕目眩。虽然很苦、很累,但想到家里生病的儿媳和等待她买米做饭的孩子,朱生连没有退缩,也无路可退。

为了增加收入,朱生连还去建筑工地做零工。起初,工头嫌她年纪太大不愿接收,朱生连便以乞求的口吻向工头保证:“别人能干的我也能干。”工头终于被朱生连的诚心感动,让她进了工地。在工地,工友们每天都要吃两次点心,但朱生连不吃。为了省钱,她不舍得买一块面包、喝一瓶矿泉水。工友有时送给她一些,她要么婉言谢绝,要么收下来悄悄留着,带回家里分给儿媳和孙子、孙女。在朱生连的细心照顾下,儿媳范凤娣的病情逐渐好转,已经能够到田地干些轻活。孙子孙女长大成人,先后参加工作,都有了收入。朱生连总是高兴地说:“家人健康,孩子有出息,这是我最大的幸福。”

朱生连的事迹让乡邻深受感动。他们隔三差五地去她家里探望,送一些蔬菜、水果,还帮朱生连干一些体力活。当地干部了解情况后,立即为她家申请了低保,并指导范凤娣使用医保报销医药费。此后,干部们经常去她家走访慰问,切实帮助她解决实际困难。随着年纪的增长,加上平日的过度操劳,朱生连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如今,她已不能再外出做零工了,只好待在家里,做些简单活,偶尔她还会出去捡拾废品贴补家用。 朱生连坚强持家的事迹鼓舞着周边村民。对于成为乡邻的榜样,朱生连报之一笑:“其实我做的都是人之常情,换了别人也会这么做的。”

最美母亲

云石山乡丰垅村罗育琴

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1800多个日日夜夜,她把无私关爱和贴心温暖倾注在他身上;虽然因为车祸成了植物人,但5轮严寒酷暑,他依然享受着继母带给他的春天一般融融的暖意。

罗育琴是广东清远连山人,2011年和离异并育有一子的梁春林相识。天有不测风云,在农历4月份一个晚上,梁春林的儿子梁家伟发生了车祸,医生说即使醒过来也有可能一辈子是植物人。为了救治家伟,罗育琴把身上所有的积蓄都交给梁春林。当时他们俩还没有领证,面对梁家伟的病,医院里很多人都劝她离开这个家,因为后续的医治、护理是一个无底洞,但罗育琴依旧没有动摇,对梁春林和家伟一直不离不弃。

梁春林和他的儿子

罗育琴和她的小女儿

虽然过去了两年多,但是家伟依旧是植物人状态,不能说话,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因为属于无意识状态,所以有时候家伟会把自己拉的大小便拿来玩,弄得满床都是。罗育琴说有的时候一天要换几床被子和席子。她向笔者说这些事是笑笑的,脸上没有很愁苦的表情。家伟的房间没有异味,跟平常房间一样,他身上也很干爽,皮肤也白白净净的。别人问她,如果以后家伟一直这样醒不过来也站不起来,你打算怎么办呢?罗育琴依然笑笑说,那能怎么办,就一直照顾他呗。听了这话,这位瘦弱的农村妇女,在眼前突然丰满高大了许多。

总有这么一些人,在看似平凡的人生中做着不平凡的事,向她们致敬。

通过此次“最美”评选活动,深入挖掘、选树出群众身边的家庭美德模范及感人故事,积极传承夫妻和睦、尊老爱幼、科学教子、勤俭持家、邻里互助的家庭美德,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用身边的典型感召人,引导妇女和家庭接受道德教育,提升文明程度,传递社会正能量。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