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看老娘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9-10 16:49:06

我的老家在江南秋浦河畔。老父去世己有几年,88岁的老娘,她哪个儿女家都不去,还是独自住在独家独院的老屋。去年,3月份回去与大哥一起将老屋接上了有线电视,4月份回去将年久失修多处漏水的老屋进行了翻修,看到老娘高兴,我们更是开心。

前段时间,我常有一种心神不安的感觉。打电话给老娘,她说她很好,说天气冷雨水多,交通不便,乡村不如城市,条件差,回家受罪…母子连心,感觉到老娘身体上有些不对劲。第二天就与老伴一起坐公交,后乘客车再转公交回到了老家,看到老娘因盆浴倒水扭了腰,痛得不能行走,特别难受。

每次回家,老娘将我们床上的被早早的就给铺好了,我们爱吃的秋浦河野生鱼也早已烧好在锅里焖着。也不知为什么,老娘烧的哪怕是小菜淡饭,都是那么的香甜可口,尤其是瓣酱肉,独具特色,我家儿子常说:“奶奶烧的红烧肉真的好吃”。每次回老家看年迈老娘,都是那么的吃香,睡香,踏实心安。

这次回去住了9天。老伴上街买菜,自带围裙,一天三餐生火做饭。她,把火盆早早备好,让老娘起床后就有火烤;一日三餐把碗端到老娘手边;烧好热水让老娘先洗,还常提醒我把新利体育|官方网站先开预热,让老娘早早上床休息。多日服侍,从无怨言。老娘和家中亲戚,包括老家附近的人也说她孝敬老人,有的还说:“儿子好,还要媳妇好”。

那些天,我哪儿也没去,就陪老娘聊天,听她讲那过去的事情。她说她一生好强,说父亲过去在外地工作,家里家外大小事全靠她一个人;年轻时还是村干部,有次到城里开代表会,安排她在大会上发言,她讲勤俭持家,台下多次掌声不停;她说那时县里要把她作为女干部培养提拔,看到孩子幼小,她死活都不肯;她说她没念过书,家里再困难也要让她的孩子们把书读好;她说她一生做了4次屋,一次比一次好,当时老屋很出名,方圆几里路都知道“大瓦屋”……

那些天,陪老娘聊天外,时常在故乡的田野漫步。冬天的田野蕴藏着生机,乡土的气息原始又清新,禁不住流连忘返,浮想联翩....

小时候,因缺吃少穿,缺医少药,我全身浮肿。有一天,双目失神的我看着家中桌子下面的一只老母鸡时,老娘想是不是儿子临死前想吃鸡,就把它给杀了,分多次给我一个人吃,神奇的是,我渐渐地好了起来,至今,我一看到鸡皮就想呕吐。有一次,我生病发烧抽筋,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老娘又掐人中又找郎中,晚上还手捧香油灯在屋外给我“叫魂”,神奇的是,我的灵魂真的叫老娘给喊回了家,之后再也没有犯过。

小时候,老娘带着我到棉田摘棉花,怕我走失,常将一根布带一头系在我的身上,一头系在她的腰上,不禁联想一根脐带连着母子。有一天我解开带子偷偷跑到了学校,那次把老娘急得够呛,当看到我在校时很是高兴。我在学校边教书边复习迎考时,老娘身材矮小,为了让我集中精力看书,自挑稻谷碾米。米厂就在学校附近,她说顺便到学校,看到我满桌子上的书,早上8点多钟还在熟睡,站在窗外心痛流泪。有这样关爱儿子的老娘,有哪个男儿不自强!

我家儿子小时候,寒暑假都在他祖父母身边度过,老娘在宠爱他孙子有加的同时,不忘坚持督促他完成作业,还要完成每天的日记。他今天的成家立业实现阶段心愿,与老娘对他“学与玩”的宽严有度,大有分不开的因素。在老家的童年趣事尤其是对他奶奶的感情,儿子在他的少年日记中多有描述。有一年暑假上少年武术培训班,破天荒的没有去老家,他在日记中还写下了许多心酸的文字诉说情感。

工作后,每次回去她说她在电视上看到许多有权人倒霉,就想到了我。一再嘱咐我在单位做事要把稳又把稳,不要贪污,不要受贿,不义之财要不得。我也经常对她讲,我工作的单位都不是权力单位,除非工作需要陪人家吃点喝点,没有她想的那么严重,还说,每次回去头都念痛了,她笑着说:“只要我没死,就会经常念,你头痛了我就高兴”。

2002年下半年,儿子上大学,学杂费一次性要交7500多元,爱人早期就下岗失业,也是那年下半年一次性要自缴养老保险金8000多元,当时家中经济确实吃紧,无奈将4000元住房公积金都取出它用。那年春节回去,与往年一样,大年30晚上,用红包包了400元由爱人给老娘,说是压岁钱,也是给老娘每年的赡养费。我们夫妻俩都有共识,无论父母有钱无钱,无论自家多么困难,生我养我的人,赡养是必须的,人在做天在看,为人在世,图的就是一个心安。当时,老娘说我们困难,还说困难了就会想歪门邪道,死活不收。临走时,我们将红包偷偷放到枕头底下。一天上班,收到了一张邮局汇款单并有简短附言,摇头苦笑,真是百感交集。

有一年的一天傍晚,有人用信封装了2000元送到我家,在我的职权范围内,如果损公肥私是可以办好他的事, 正是因为长期受到老娘教诲,当天晚上我们还是完璧归赵的送还他家。也正如此,我一生工作多个单位多个行业,单位公章都是由我管理,也多少有些职权,总体上,工作还是认真的,用权还是慎重的。回想老娘常念叨的:“一个人做事要清爽,不要像石灰箩,放到哪里都有一个石灰迹”,再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真的感到:听娘的,没错的!

这次从老家回来之前,老娘说她身上还有一些痛,但通过几天的调理,比先前好多了,当下还能自我料理,一再催我们回去。大哥的住房离老屋间隔只有几家,哥嫂也叫我们安心回去,说他们会时常去看望。小妹在电话中也一再说要回老家看老娘,她身体不好,老娘反复强调不要她回来,还说大姐过几天就要回来住几天。

我家儿子近日要搬往新家,我们即日要到江苏去,昨天从老家回来。上车时,看到风烛残年的老娘,站在老屋附近目送我们,都说男人有泪不轻淌,那真是没到动情处,我心在流泪。

梦里有个灵魂的归属叫家。人类最最不能动摇的情感,也许就是那深深的母爱;人们心底最深的牵挂,真真就是生你养你的家!娘在,家就在。衷心祝福我家老娘健康长寿!衷心祝福天下所有老娘幸福安康!

❖精华推荐❖

“以食为天”暗藏杀机

【舌尖上的枞阳】炸油条、手擀面

刺槐花开忆父亲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