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天堂,就去雨崩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13 11:10:34

离国庆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天,这篇游记还是写出来了,图片很多字也很多,单纯的记录性游记,没有文笔可言只有真实。虽是以照片为主,但如果你有耐心读完文字,相信你也能体会到在路上的真实感受。

先上几张精选图
白马雪山

梅里雪山飞来寺
日照金山(此人就是我这次的同伴家伟,从小穿一条内裤长大的兄弟)

雨崩徒步
雨崩,冰湖
雪山脚下
下雨崩村
雨崩,神瀑
雨崩,神瀑
骑行香格里拉
徒步虎跳峡
行摄之旅,这篇游记也主要是为了发照片,文中一百多张照片,大部分是单反拍摄,也有很多是手机拍摄。

2014 929 上海 — 昆明九月中旬的一天,原本国庆想去北京和朋友们安安心心聚一聚的。课上无聊,打开了去哪儿的app,心又被那些两折特价机票带到了更远的地方,打开微信找家伟这个傻逼问他去不去雨崩,本来也没有多想,只是随意问问他,谁知我们一拍即合,于是就在一节课之内我们策划了一次两个星期外带逃课的旅行,就一节课之内。29号如愿收好行囊,实验课只做了一半就匆匆撇下队友跑了,准备开始一场36个小时的硬仗,家伟只买到了硬座票,我硬是想方设法把他从硬座车厢带到了卧铺车厢,然后两个男人挤在只有2m³的硬卧上铺,在那个我们两个人都侧身睡都还要快被挤下床的上铺度过了两个夜晚,那种拥挤感我真的永生难忘,这样的孽缘可能一辈子也就这一次了。我真应该让他在硬座车厢自生自灭……
这次旅途碰到的第一个女人,感谢她的哭声让我在和一个男人挤着睡的上铺保持清醒。出来之前一直在担心行程问题,吃住行的安排,路线的选择,徒步是否有危险性...但一旦出发,就会发现这些困惑你是否要上路的问题都会很轻松解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当你迈出了第一步,旅行中最难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101昆明 丽江昆明停留了一天,在昆明读书的姐姐和姐夫接待了我们,在旅途路上体会到亲人的帮助真的很不错,在他们帮助下又完善了去雨崩的准备,晚上又坐上了去丽江的硬座车厢。
顺便一提:这次旅途的主要目的地,雨崩,位于云南香格里拉迪庆藏族自治区梅里雪山景区,被人们称为雪山脚下的世外桃源,非常适合徒步的地方。当初想来雨崩,一是听一个喜欢户外的高中同学所说,二是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名叫《不去天堂,就去雨崩》的攻略,被其中的内容和经历深深吸引着,觉得这个雪山脚下的小村庄非来不可了。而雨崩最吸引我的,却是“雨崩”本身的名字。

102丽江飞来寺凌晨5点到达丽江,不过这只是我们的过路站,天还没亮就直奔客运站,买了直奔梅里雪山10个小时的班车票。路过香格里拉,一路上赶过来的时候其实心里对丽江和香格里拉提不起兴趣甚至对这样的著名旅游地有一丝不屑,但没想到后来会在香格里拉留下那么难忘两天。香格里拉松赞林寺,虽然对这里提不起兴趣但还是被景色所吸引。这边的天空真的蓝得不像样,这颜色绝对不是P出来的。
坐完8个小时的硬座又接着坐了10个小时的班车,再加上之前的36小时火车,已经连续三天没好好在一张床上休息了。晚上终于抵达了梅里雪山飞来寺,在所住的青旅里认识了很多人,有华师大毕业的学姐和她的旅伴们,有一个人独行的Ivy姐,还有和Ivy在路上认识的瑞典人Fredy,后面再慢慢道来。没想到最后和瑞典人说好明天一起进雨崩。
路上经过的白马雪山,不及梅里雪山震撼,但主峰的形状很是好看。值得一提的是一路上看到很多骑行的人,面对这开车都难上来的盘山路,我们不禁把大拇指伸出窗外给他们鼓励,就像当初在青海湖的风雪里骑行时看到有人对我们伸出大拇指一样。
经过56个小时的长途奔袭终于到达飞来寺,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格博云雾缭绕,带着一丝神秘感。晚上伴着青旅大厅里的手鼓和合唱声,想着明天的雨崩,始终兴奋得难以入眠。

103雨崩第一天总算是按着计划开始徒步雨崩了,走之前早上很幸运看到了日照金山,国庆游客就是多,观景台被满满的单反大叔占领,这是不管到什么景点都不会变的风景。不过日照金山真的美到让我们不想说话。
日出前的卡瓦格博,昨日的云雾已经散去。站在观景台真的感觉对面的雪山很近很近,那种视觉上的震撼真的是照片上看不到的。
这样的景色真的要切身才能体会,整个梅里群峰被金色笼罩,那种狂野让人觉得那就是佛光。
没想到徒步还没开始就出意外,因为国庆人多车多,去雨崩入口的路堵车了- -在师傅的建议下我们只好前往雨崩的出口,反着进雨崩。事实证明我们因祸得福,因为出口的风景要比入口好很多。从尼农反进雨崩,景色变化很大,从一开始的赤土沙尘的悬崖峭壁,到河流伴随的峡谷风光,再到接近雨崩的原始森林,最后到达雨崩的雪山景色。


我和家伟在Fredy的带领下,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徒步,虽说他人生地不熟应该是我们带领他,但有三年户外徒步经验的他根本不满足于正常人的速度,我们俩因为不服输所以硬要跟着他的步伐,原本进雨崩6个小时的路程(几乎全是上坡路),最后我们只花了4个小时,第一次徒步的第一天就挑战了我的极限,我和家伟都是负重30斤左右的背包,在临近终点的最后一个上坡(名叫绝望坡)家伟腿抽筋了,他几乎是用意志像狗一样爬了上去。真不明白才第一天我们就这样找虐是为了什么,路上风景也没有认真欣赏,照片也没有好好拍,还累成这样,可能唯一支撑我们的就是用蹩脚的英语和这个瑞典人聊天的时光吧。

我之前绝不会想到我这蹩脚的英语居然能和Fredy聊这么多,从旅行聊到生活,从音乐聊到枪花乐队,从足球聊到伊布,甚至还从欧洲人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聊到了政治方面,家伟还和他互曝感情史!虽然他说的百分之五十我们都听的迷迷糊糊的,但真的不影响我们一路上愉快的交流。
下午三点到达了我们之前预定好的酥油茶客栈,一个发生了更多奇妙事情的地方。我和家伟都说不动话了,在客栈的十人间认识了三个大四的学姐,没想到她们会是我们这次旅途中遇到的最重要的伙伴。
这个神一样的男人在我们俩都累得说不动话的时候,决定立马动身一个人去神瀑(雨崩一个景点,来回徒步需要一天时间)我们都觉得他疯了,他说了一句I will try it. 然后拔腿就跑了,要知道他连住的地方都还没找到。收拾下狼狈的自己,又休息了一会,晚上七点过,我们也恢复得差不多了,Fredy这次也像下午的我们一样,累成一条狗一样的回来了他在那自言自语的骂自己傻逼,说不应该逞强什么的,后来心痛他,请他去吃了晚饭,在没有灯光的客栈里,晚上因为他没有订到床位,让他睡了我们的一张床,我和家伟又默默的挤了一张床。这一天虽然最累,但收获是满满的,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到达雨崩就真正的体会到雪山脚下的旷世桃源这种感觉了,雨崩分为上雨崩与下雨崩,图中的是下雨崩,在这里抬头随时可以看见巍峨的雪山,走在村子里可以听见溪流的水声和骡子身上的铃铛,就是这样一个雪山脚下的原始村落。
说雨崩原始也是有一定依据的,雨崩村是不通电的,到了晚上很多客栈都是漆黑一片,有的点着蜡烛,有的靠发电机断断续续提供灯光,人们就在夜色和烛光里聊着天喝着酒。
另外要感谢中国联通,让我在雨崩彻底做了4天野人,对的移动在这里有信号而联通没有,不过我也庆幸,4天没有信号没有网络没有微信没有朋友圈,我开始喜欢上这种失联的感觉。
104雨崩第二天早上告别了Fredy(因为Ivy姐还在等他,他只能在雨崩玩两天),和昨天认识的3个学姐,森爷,佳慧,王二,一道上路了,今天的目的地是冰湖,来回徒步也是一天的时间,应该是景色最好的一天了吧。刚出发的时候,今天的目的地冰湖,就在那座山峰的脚底下。
经幡当然是藏区必不可少的景色了,这里经幡种类的多样和挂法的多样也导致了很多不同景色的经幡,后面还会看到。
在雨崩要小心并遵循一些当地人的习惯,例如经过经幡是要从下面过而不能跨过去,路上的玛尼堆也不能乱碰,据说如果你在神瀑下面洗脚的话会被当地藏民乱刀砍死……
我开始了拍这个傻逼的背影的不归路- -

一路上都接着溪水喝,这是从雪山上留下的雪水,口感完爆恒大冰泉!
这就是威武的森爷啦和我一样喜欢拍照,所以我们徒步的节奏比一般人都快一些,为了省下时间停留拍照。


这应该是路上最美的一段了,布满青苔的土地和树干,和原始森林别无二致。
如果换一个模特,这应该就是时尚片的feel了。在这里拍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照片。
终于有一张我自己的了,忽略表情还是不错的- -
看来我还是适合背影
一路景色都超棒,唯一可惜的就是路上的人还是挺多,很多慕名而来徒步的大叔大妈们,穿着专业的冲锋衣冲锋裤登山鞋,拿着登山杖,很不喜欢这些并不适合这个地方的气质的游客,破坏掉了秘境的感觉,感觉他们更适合去九寨沟(个人看法有点偏激,他们也并没有错)。当然这应该也是国庆的特殊情况啦,找个淡季来应该还是很棒的。
这一路不是谁都能坚持过来的,因为一半以上的路都是在上坡,外加这里是高原,身体更容易出现不适,许多人都会选择骑骡子。
一路走走停停拍拍照,经过4个多小时的徒步我们到达了冰湖,没有广角镜头,只能用手机拉拉全景了。因为经历过了昨天那种接近我们极限的徒步,今天的徒步就真不觉得有多累了。下到冰湖,发现这里可玩可拍的太多了,根本停不下来,在冰湖玩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才准备离开。(在这里逗留一个小时已经算长的了,因为还有回程,要是天黑之前还没回到雨崩村就会变得危险了)。下面是在冰湖的照片。

这里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雪山脚下了。
我最爱的拍照动作没有之一,因为既可以不露脸又感觉很酷哈哈!
和森爷的自拍合影,后来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自拍合影。家伟说的极是,如果只有我们两个男的拍合照,那不管效果怎么好都是会感觉很屌丝,如果加上一个女生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更别说森爷这么酷的女生。
气温十几度穿着短袖去冰雪里打滚- -


“雪山脚下的艳遇”他们两后来还真发生了一些故事。晚上回到了我们的酥油茶客栈,原本准备艰苦生活天天吃泡面的我们两,还是忍不住奢侈了一把,吃了一顿人均50的“大餐”雨崩村的东西很贵,因为这里的物资只能靠人和骡子背进来,一瓶雪碧十块,一桶泡面二十,一个素菜也要二三十,晕菜就更不用说了。

那天晚上是在雨崩最难忘的一晚了,我们五个人无聊了坐着打uno,本来都已经打得很无聊了,但一个老外参与了进来(住我们的客栈老外很多,有十多个)。我们把惩罚改为两个人一起吃一块奥利奥,又吸引了好几个老外参与进来,就这样我们和四五个法国和德国的帅哥打了一晚上的uno,出现了各种组合的共吃一块奥利奥,一直high到客栈打烊,我们蹩脚的英语和家伟的uno再一次让我们体验了从未有过的经历。
只有这两张图了(佳慧姐对不住了- -),很可惜那晚忘记与他们合照。
来这之前我也不可能想到在雨崩这个不通电的世外村庄,晚上一片漆黑寂静,却和一帮子来自天南地北的在路上认识的人们在这个温馨的客栈里玩得如此开心。我爱旅行最重要的原因,是它每天都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10月5日雨崩第三天早起再去看了一次日照金山,当地人的说法是看到日照金山都是有佛缘的人,,大多数时候的山峰都是被云雾包围着很不容易看到,但我们来的这几天,却天天都能看到日照金山。
在近处看日照金山又是另一种感觉,没有了在飞来寺观景台时喧闹的游客和人群,静静享受着雨崩村清晨的宁静。

早上又奢侈了一把吃了二十块一碗的面,酥油茶客栈的阳台上阳光充足,还可以看到远处的白马雪山。而这个小客栈越来越给我温馨的感觉,我们和在这打工的人打成一片。
我们住了3天的酥油茶客栈。
今天徒步的队伍只有我和家伟还有森爷,佳慧姐和王颖姐原本说是要骑骡子来追上我们,但最后还是在客栈里泡了一天。其实来到雨崩不一定需要徒步,据她们两描述她们在客栈帮忙做事,然后洗澡,午睡,看书,发呆,晒太阳,挑逗厨师,在雨崩以这种生活方式泡上十天半个月,又有另一番滋味。
第三天的徒步开始了,今天的目的地是神瀑,在另一座山峰的脚底下。
不知为何,今天去神瀑的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同行的人,一路上只有我们三人,和昨天想拍张照片都要不停的躲开游客形成截然不同的景象。不过这也是我们所希望的,没有人的雨崩才更像真正的雨崩。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摄于下雨崩村,本次旅途最满意的一张照片,感谢森爷精准的拍摄。
去神瀑一路上的景色其实不如昨天的,但这边一路上布满各种各样的经幡,伴随这些样式种类之繁多让人眼花缭乱的经幡,神瀑更多的是一些带有宗教色彩的景色,也不多说,大家看图。(经幡是藏传佛教的一种象征)








一路上没有多说话,默默感受着经幡和雪山带给我们的惊喜和震撼。
除了那个万能的趟地动作,墨镜加头巾用来遮脸也是我不错的选择!

差不多也走了3个小时,到达神瀑脚下,相比昨天在冰湖的玩乐的轻松,今天没有游客的神瀑在经幡的包围下给我一种深沉的庄严感。

神瀑下的经幡海,看得出来神瀑在当地藏民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我们拍照片的时候,家伟偷偷录了一段视频,他说有些东西是照片表现不出来的。的确,山谷里风在经幡海中掀起一股股色彩斑斓的浪潮,数以千万计的经文随着风声在神瀑下飘扬,这些都是照片里感受不到的。
人在精神上的最高成就莫过于纵身跳进信仰的海洋。
神瀑下经幡海的全景。
我们在神瀑底下自己搭的玛尼堆。我们按照当地人的说法,我们在神瀑下转瀑三圈,虔诚祈祷。
路上的休息站,靠给旅客卖开水为生的当地藏民。
昨天过得太奢侈,晚饭只好吃炒饭了。今天新来了一伙人,其中一个新疆的大叔自己进厨房(客栈的厨房就在大厅里,是开放式的),烧了两个小时的大盘鸡,其实重点我是想说,后来我们在香格里拉的酒吧居然又碰到了这个大盘鸡团伙!他们在那家酒吧帮忙打工,旅途上遇见的人都是那么有缘分。
昨天那帮德国人和法国人今天已经离开了,我们只好自嗨咯,王颖姐因为玩uno太牛逼居然一笔都没被画- -出门到阳台上,雨崩的夜空很清透,虽没有看到夏天时的满天繁星,但对于待在上海读书的我们,雨崩的星空也已经是足够。没有昨天那般惊喜,平凡的一天,最大的感触是酥油茶客栈让人倍感温馨,甚至有一些家的味道,在雪山脚下,在这个世外桃源的家。

10月6号雨崩第四天离开雨崩的这天到了,早上在酥油茶客栈依依不舍的拖了很久。酥油茶的阳台阳光充足。
佳慧姐和客栈的主厨呆子,她们三无聊的时候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对呆子发花痴状- -。最搞笑的还是森爷,白天在外面像个汉子一样带我们徒步带我们飞,回到客栈又立马变回小女生一样的花痴,比佳慧和王颖还要更专心!森爷真是太可爱了哈哈,怪不得家伟后来...咳,暂时不多说。呆子据说是个很有故事的boy,后面我还会再讲。
做早餐的时候进厨房帮(dao)忙(luan),和副厨小周哥。
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想着以后如果有机会也来这里打工,带一个联通手机待上三四个月,人多的时候忙着烧菜,人少的时候就坐在阳台上看书晒太阳,兴致来了还可以一个人去神瀑冰湖走一趟,过一次与世隔绝并自给自足的生活。
也是没想到,当初在网上随便定的一个客栈,却引来这么多缘分,不是来到酥油茶的话,不会认识她们三,不会和一帮老外嘴对嘴吃奥利奥,不会碰上大盘鸡团伙,不会认识呆子和小周,可能也不会那么向往这里的生活,那旅程必定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在酥油茶依依不舍了很久,九点半才出发,开始了雨崩最后一天的徒步。
原路返回出雨崩,这次没有Fredy带我们狂奔了,可以慢慢享受沿路的风景。
这一段的景色有点像后来去的虎跳峡,悬崖边上的小卖部。

回程路的最后一段,悬崖峭壁的峡谷,绝对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地方。

路上的休息站,同样的两句话在半年前被我写在青海湖的客栈墙上。(不得不提雨崩的牦牛奶和烤牦牛肉,真的是绝了)

继续用手机全景代替广角,快接近终点了。
雨崩四天的徒步差不多就这样结束了,随后一起包车回到了香格里拉,四天的徒步让我们俩体力透支,原本明天接着去虎跳峡的计划也暂时推迟了,准备明天和她们三在香格里拉好好休息一天,谁知道香格里拉成为我们计划之外的最大收获。
晚上九点才到达香格里拉,刚到客栈没多久就接到一个电话,居然是刚才开车的师傅打来的,说我们相机落在车上了,他给我们送回来,当时真的是被师傅感动得无以复加了,藏族师傅虽然有时候脾气古怪,但心地真的是太善良了。现在回想起来,一路不要丢失贵重物品,旅途上的一路平安,也算是旅途中的另一种收获了。

10月7号香格里拉这一天终于睡到了自然醒,起床后我们听了森爷的建议,去香格里拉旁的伊拉草原和纳帕海环骑一圈,说好了休息一天但还是按捺不住,闷在学校里保留的精力全部拿到这里来挥洒了。
时隔五个月又一次骑行,其实这是我到目前为止最爱的户外运动,胜过徒步,骑行给我的快感和在公路上行进的感觉是徒步不能给予的。
香格里拉纳帕海,弥补了没有去泸沽湖的遗憾。
在这里骑行的风景虽远不及青海湖,但身边的人不一样了,激情仍在。最有趣的是骑车时路过一个篮球场,我和家伟都忍不住,于是在藏族老爷爷老奶奶的围观下来了一场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斗牛恩怨局。
Fvck my life,这次旅途最满意的一张合照。
有时候自拍比让路人帮忙拍更有意思,森爷今天的表现让我对她再一次刮目相看,上能徒步下能骑车,上坡路也没有妥协下来推车,而是一路骑了上来。
后来这天晚上发生了很多,在过山瑶酒吧圆了当一次酒吧驻唱的心愿,唱了一些最爱的民谣;森爷在酒吧逗狗然后被狗咬了一口后家伟单独陪她去医院;森爷回来以后大家都还没有尽兴,于是最后我和家伟都醉了。第一次在旅途中喝醉。

10月8日香格里拉我的同学们应该都开始在学校里正常上课了,我却还躺在香格里拉的客栈里要死不活的难受着,因为昨晚喝多了,加上又是在高原的原因,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喝醉的第二天会这样难受。这里真的想谢谢森爷 ,那天早上看我和家伟酒还没有醒完,一直在照顾我们,帮我们泡蔬菜汁清胃,给我们买粥和早餐,还给我们送热水喝,最感动的是早上我去洗完澡回来准备再睡一觉,回来看到被子又被整齐的铺好,新利体育|官方网站也已经预热好了,这些都是森爷在出门去打防犬疫苗之前就帮我弄好了。
虎跳峡计划因为身体原因又一次推迟了,中午又去了一次古城陪他们寄明信片,逃课之旅就这样开始了。不得不提一下香格里拉的古城,比起丽江古城这里简直冷清至极,古城只有一小部分保留了下来,其他大部分都依然是废墟一片。我们住的那家客栈墙上挂了一些去年大火时的照片,拍得非常壮烈,几个人影站在房顶上,不远处就是熊熊大火,客栈的老板给我们说了当时的故事,当时的整片天空都是红色的,火光冲天,周围到处都是煤气罐爆炸的声音,大火就这样一点一点扑过来,当时他们也没有路可走了,就干脆爬上屋顶拍下了这几张照片。
这是回到上海后我又回头找客栈老板要到的他们挂在墙上的照片,很幸运的是最后他们的客栈没有被烧到。
这是在香格里拉的世界最大的佛教转经筒,当时也是被大火包围,但大火熄灭后大家发现转经筒居然完好无损。那场大火损失惨重但没有人死亡,但千年的古镇就这样付之一炬。我能想象如果没有那场大火,国庆节的香格里拉古城一定会和丽江一样人山人海。而我却更喜欢现在的,辉煌已过,在废墟中重生的香格里拉。
森爷,佳慧和王颖她们三也准备坐今天傍晚的飞机离开了,那天下午我们哪里也走不动了,所幸就在客栈的院子里发呆,拍照,听歌睡觉晒太阳,看客栈的两只狗搞基。又是计划之外的一天。
没有不散的筵席,三个学姐今天都要走了,我们共同的旅程也暂时告一段落。在客栈留下最后一张合影,从左至又为:王颖,佳慧,我,森爷,家伟。佳慧和王颖先走一步,家伟单独去机场送森爷了。终于又回到只有两个男人的旅行了,昨天的醉酒头晕因为高原的原因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再加上衣服没有带够可能着凉了,晚上我在床上越躺越难受,难受到后悔出门,难受到再也不想喝酒,难受到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虎跳峡徒步,甚至难受到有绝望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出门在外,才会体会到这种难受吧。本想熬一熬就过去了,但明天的虎跳峡估计又危险了,家伟看到我要死不活的样子,强行把我从床上拉下来带我去了州医院让我去输液。
家伟也是两天之内第二次来到这个医院了,这小子也真是够了,单独陪女生去医院看急诊,单独送女生去机场上飞机,这些十多年来我们都没有经历过的事,让他在一次旅行中全都经历了。于是在香格里拉的医院我破了七八年以来的例,打了一次吊针。

10月9日虎跳峡又一次睡到自然醒,起来以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ready原地满血复活了!!于是二话不说收拾行李,告别了椿语轩的老板和客栈的两只小狗,直奔客运站,买了去虎跳峡的班车票。计划之外的在香格里拉待了两天后终于要继续我们的徒步之旅了。或许是因为昨天的难受到绝望,今天恢复身体状况的我异常的兴奋。我们定下的目的地是halfway客栈,虎跳峡最出名的客栈,从起点到那里要走七八个小时,我们到达起点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必须要在天黑之前走到客栈。前半段的路程应该是这六天徒步里感受最深刻的一段了,我们又背上全部的行李,在正午的太阳下一直走爬山上坡的路,10月9号的虎跳峡外加已经是下午,这一段路途中我们没有碰到任何一个同行的背包客。
虎跳峡的终极大boss,28道拐,是上山路的最后一段,也是最恐怖的一段。图中是前辈留下的第一拐的标记。想想我的同学们现在正在教室里上课,我却在这里自虐一样的爬着虎跳峡,这却让我莫名兴奋。
28拐的终点,上坡路也总算结束了。那段上山路我们差不多走了3个小时,一路上没有说话,负重30多斤,顶着海拔3000米的紫外线,对面是云雾绕顶的玉龙雪山,脚下是奔腾的金沙江,没有其他徒步者的孤独的山路,那三个小时的徒步更像是一场与自己内心的对话。
谁能想到我昨天还在香格里拉医院打吊针,今天就来裸爬虎跳峡。对面就是玉龙雪山山脉,经历了昨天的绝望,今天有如重生一般的感觉。
这一天的徒步我没有用单反拍照,虽说记录生活和旅途中的场景很重要,但有时候更需要用你的眼睛和心去体会,在虎跳峡就是这样,我没有拿起相机的冲动,那些近在咫尺的山峰和云,刺人的紫外线,湿透的背夹,江水流动的声音,峡谷中风呼啸而过的声音,手机里播放着的痛仰和莫西子诗,一步一步往上攀登的脚步声,这些,只能自己用你的器官去感受。
即将要日落了,天黑之前必须赶到,不然夜路会很危险。虎跳峡是老外开发出来的徒步路线,这条路线在国外比在国内还要出名,来这里徒步可以遇见天南地北许多国家的徒步爱好者,一路的岩石上也涂满了英文写的涂鸦,各式各样非常有趣,有指路的,有留言的,有表白的,还有打广告的。晚上7点半,终于抵达halfway客栈,在即将要到客栈时碰到十多个oba(是真的oba...都是五六十岁的韩国大叔- -)问我们路。经过了接近7个小时的暴走虎跳峡,我们两又饿成狗了,又想回头感谢雨崩的第一天带我们狂奔的Fredy,经过那次以后,后面的徒步路程无论有多艰辛都不觉得有多累了。
虽然路上没碰到人,但在这里落脚的人还真不少,几乎全是老外,这一路上也是接触了不少老外,独自流浪的瑞典人,一起玩uno的一帮法国和德国帅哥,睡在我们旁边床铺的以色列情侣,还有虎跳峡的韩国oba们,到后来,直接导致从来不敢和老外说话的家伟一看到老外就想用他烂得不能再烂的口语去搭讪- -。
那天晚上印象最深刻的,是月亮,昨天在香格里拉没有看到月全食的红月亮,今天却在虎跳峡看见了从小到大见过的最大最亮的月亮,简直就像一盏探照灯,点亮了整个峡谷,像是月光倾洒在山涧,伴着峡谷的风声和江水的奔流声。
那时唯一的感受,就是这趟旅行,值了。

10月10号虎跳峡逃课的第三天了,也是徒步的最后一天了,离开halfway, 最后一天的徒步很轻松,因为把背包寄存了,没有负重的下到中虎跳去观景。中虎跳就是一个常规的景点了,有很多坐着旅游大巴来这里观景的游客,虽不喜欢但也没有办法,至少比国庆期间的人流要好多了。
不要在意这是男人的手,我们只是为了形式- -走完中虎跳,只剩下最后一段徒步路程了,走天梯回到寄存行李的客栈,天梯这段路几乎是垂直向上的,要不是因为没有背包,肯定比昨天的28道拐还要艰辛。因为我走得太快,家伟在没有负重的情况下爬完都已经想骂人了。
四天雨崩两天虎跳峡,我们的六天徒步之旅总算是结束了。下午坐车回到了丽江,原本打算艰苦吃炒饭的我们,在去青旅的路上看到了一家店面很小但却坐满人的腊排骨火锅店,又没忍住去吃了一顿,这绝对是我几年来吃得最爽的一次火锅。(在丽江吃腊排骨火锅很贵,碰到这家正宗有实惠的小店真的是很幸运)也是这次旅途吃得最痛快的一次了,也算是对我们六天徒步的奖励吧。晚上来到丽江的老班长青旅,又一次被我们自己的明智决定折服了,这家青旅环境超赞,25块钱一个床位的性价比简直要飞起来。
回想起来我们一路住的地方都选得特别棒。从一开始的飞来寺的萨顶那青旅,在那里认识了Fredy并和一帮旅人度过了一个欢乐的夜晚;到雨崩温馨的酥油茶客栈,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甚至住出了家的感觉;再到香格里拉老板都对我们放心到可以把客栈交给我们俩看守的椿语轩;再到虎跳峡的拥有强烈背包客气质的halfway客栈;再到今天的老班长青旅。一路上真的很幸运能在千万家客栈中住到这些地方,认识这些人。

10月11日丽江旅途的倒数第二天了,原本觉得漫长的旅程马上就要结束了。(旅程后半段拍的照片很少)家伟说两个男人逛丽江古城太没意思了,不如我们各走各路,于是我们就分道扬镳一个人逛去了。丽江,这个在中学时代无数次向往想要来的地方,终于来了,却是以这样一个路人的方式,和一个男人一起来的。国庆过后这两天的人其实挺少的,此时的丽江还有那么一点味道,纵然商业气息浓厚,但对丽江没有报什么期望,或许选一个淡季来丽江泡上几天真的不错。一个人漫无目的逛了很久,然后找了一家咖啡店泡了整整一个下午,带出来的日记本也在这一天全部补上了,之前十多天的劳累,也恰巧在旅途的末尾得到了一点休憩,也算是在回上海之前把心收了收,在没多少人还算安静的丽江。

10月12日昆明 — 上海坐在飞机上回想这14天的旅程,原本因旅途结束而失落的心情又豁然开朗,突然觉得这次旅行算是一次完美的旅行,遗憾也是完美的一部分,想就带着这种内心充实的心情,回到生活里。有人说旅行的意义就是把你在路上时收获的感受与心态,带回到生活里,听起来很简单,但却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两个男人的硬卧上铺,56个小时的长途奔袭,追随瑞典人脚步的雨崩暴走,和一帮老外的uno时光,神瀑下的虔诚拜走,双手脱缰的香格里拉骑行,海拔三千的高原篮球赛,泡在客栈发呆的下午,让人难受到绝望的高原醉酒,家伟和森爷的故事,一路上只有两个人的虎跳峡独步,夜晚山涧里倾诉的电话,坐在丽江发呆回顾旅程的下午...回想旅途中的一个个瞬间,我渐渐发现每次旅行所期待的只不过是某个感动的瞬间,哪怕只有一秒钟,那么至此旅行就算值得,人的闪光记忆从来都不是连续的,而是一个个闪光点串成的轨迹。旅途中除了收获到一种在路上的生活方式,也是为了积累一些以后可以回忆的闪光记忆吧。
6天的徒步,14天的自我。再次坐上1号线,至此旅程结束。


附加篇:旅途上遇见的那些人
首先谢谢家伟坚持让我带上拍立得,这次旅途中认识的朋友们,我都送了一张拍立得合影给他们,还有一张留给自己,这或许是对这些一生中很有可能只会见这么一次的朋友们最好的礼物了吧。
Ivy姐Ivy姐是个我们路上第一个留了联系方式的人吧,第一天住的青旅,一进房间就看到她和Fredy交谈甚欢,给人一种逼格很高或许刚开始会觉得高冷的样子,因为她流利的口语能和外国友人交谈甚欢,后来和她聊天才发现Ivy姐是个很随和,很小女生的人,她在外企上班,比我们大不了多少,总之给人感觉很好,独立,又不失激情,却同样在奋斗的一个人,她让我们离自己想要的生活更近了一步,经济独立,思想不受禁锢。
她和Fredy在丽江相识,然后一起去了虎跳峡,因为经过了虎跳峡徒步的折磨,雨崩徒步她自然也放弃了,后来她打算在这里等Fredy从雨崩出来以后一起去稻城,所以第二天一起去看了日照金山以后也就道别了。很向往她这样的生活,自由,经济和思想都能独立,并且作为一个女孩子有勇气一个人上路,从她身上看到了一种想要的生活方式。(照片是我们和Ivy姐还有Fredy的合照,照片拍得太黑了,Ivy姐很漂亮的)

小月姐,和她的伙伴们晚上在萨顶那青旅,看到客厅中间有一帮人在喝酒,弹吉他打手鼓一起唱歌,他们也毫不客气直接邀请我们加入,我是只要一看到吉他就按捺不住的,所以也没有理由拒绝和他们一起喝点大理啤酒。了解到他们是在驴友网上约出来一起旅行的,今天好像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
拿起吉他玩起来,发现他们之中的一个姐姐和我的趣味完全相投,马頔,尧十三,李志,万晓利,布衣,崔健……我们在音乐上的兴趣几乎完全相同,更巧的是和她的交流中发现居然就是我华师大已经毕业了的学姐!已经毕业的小月姐喜欢和朋友们去追演出,甚至还来贵阳看过麻油叶的专场,对音乐和旅行的追求让她散发着一种民谣歌手的气质,过两天她还准备一个人进藏。因为第二天还要去雨崩就没和他们继续high了,后来在床上还一直听见他们打着手鼓一起唱着歌,一直到很晚。我能感受到他们在即将要离别之时的不舍,对旅途,对旅伴的不舍。
Fredy想说的最多的就是他了吧,Fredy来自瑞典,24的他比我们也大不了太多,但他已经独自一人在外面走了三年多了,20岁左右离开家,去过新西兰,澳洲,马来西亚,还有东南亚,来到中国才一个月。他离开家已经3年多,一路靠打工和当外教来继续自己的旅行,我和家伟差不多都快视他为偶像,羡慕他这样的生活,那么遥遥不可及的生活,但Fredy最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却是“Fuck my life”。

或许对于他来说,我们两只是他在三年旅途中遇见的许多朋友中的很普通的两个,或许我们会和他那些在路上的朋友一样不被他清楚的记得,但对于我们来说Fredy是我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外国朋友,又或许有一天我真的会睡在他家的沙发上,一起继续分享着在路上的故事。
呆子之前没有多说的一个人,雨崩酥油茶客栈的主厨,吸引着众多来雨崩的女游客,他的故事太像一首民谣歌曲,和我们的生活相去甚远。呆子告诉我们他只有19岁,16岁时离开家开始流浪,半年前曾来过雨崩,觉得这里很不错现在就来到这里打工了,从他口中没有听到太多他的故事。后来从雨崩出来以后在飞来寺认识他的一个老板说,呆子的故事其实远没有那么简单,他十七八岁的时候在丽江喜欢上一个大他十岁的女生,那个女生有重度抑郁症,呆子真的很喜欢她,决定一直陪她在丽江疗养,放松,治疗她的重度抑郁症,在呆子的陪伴下那个女生的病有了很多好转,这段期间内他们两也相爱了,最后她和呆子生了一个孩子,孩子交给了女生抚养,呆子现在是为了生存而在这里打工。对于这样一个故事或许你只会觉得有那么一点浮夸,像是只有在小说电影里才会发生的情节,但无论呆子故事的真假,我对于这样和常人不一样的人生经历又有着敬意,因为他一个人在外流浪并靠自己生存这是假不了的。或许在雨崩这样与世不同的地方,真的有着这样与世不同的故事。
森爷,佳慧,王颖她们三是真正意义上的我们在这次旅途中认识的朋友了,回来以后也有很密切的联系,原本想好好写写和她们之间的故事,但因为她们已经从路上的旅伴变成了熟悉的朋友,我们心里都明白就好啦,这里就不方便多写了。
和森爷,至于家伟和森爷的故事,按照家伟的说法,就让它留在香格里拉吧(真是不想吐槽他矫情- -)
和佳慧姐,这一路真的感谢她们三的相伴,相信以后还有机会一起上路!
在路上还遇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们,没有全部写出来,真的感谢能在路上认识那么多的朋友,和他们的交流与发生的故事是我在旅途中最受益匪浅的经历。


继续在路上的心不会停止。


图/文 by Ready特别鸣谢:我的旅伴,兼模特兼摄影助理兼床伴,何家伟(请你还钱)。图片出自:Nikon D610/50mm 1.8 , 以及iphone5sps:对雨崩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来和我交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