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背着三个儿子看好了墓地,还挑了最便宜的那种……瞬间泪目!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9-08 16:53:51

点击上方"浦城论坛"免费订阅每日浦城微信新闻

你的父母正在变老,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养老的问题。



父母背着儿子们看好了墓地

父母衰老速度远超我们想像

和父母相聚的日子比想像的短很多

当我们不在身边

你有没有想过父母今天过得怎么样?


父母在,不远游”,二十多岁时还无法理解这句古语。很多年轻人恨不得离父母远一点,远离唠叨,享受自由,所有的时间忙于求学、成家、打拼事业、经营自己的生活,只是无暇顾及父母。


可是到了三四十岁,有一天突然发现,父母已经老了,“养老”问题迎面而来,无法回避。


父母背着儿子们看好了墓地

原来真的要面对和他们的分离了 


讲述人:宋先生,40岁。


快报上看到张阿姨抱团养老的事,让我想起自己的父母。


上星期天,我妈从老家打来电话,说要跟我说个事情……我当时正开车,马上打断她说,正开车呢,过会儿我打过去。我妈马上说好好好,不急不急,小心开车。后来我一忙就忘了。


晚上才想起来,打回去,这才知道她要跟我说的是,前两天她和我爸两个人,跑去把墓地选好了。


我们家兄弟三个,我在杭州,我弟在广州,大哥在陕西老家,订墓地这事连我哥都没让知道,老两口自己坐着公交车偷偷跑去看的,还选了墓址,签合同交了钱。


我当时就急了,这家公司卖墓地,它有没有资质?合同怎么写的?将来怎么续费?有没有人管理?以后国家会不会征地让迁走?……这么大个事情,怎么也应该跟儿子们讲一声吧。


我妈说,你们几个工作都忙,我们现在还能跑得动就去看了看,离我们家也不太远,坐公交车七八站就到了,将来你们几个如果过去看我们也方便的,再说院子里好几个老人都在那里买了,大家还开玩笑说现在是邻居,以后还能当邻居……


我赶紧给大哥打电话,他听了也很吃惊。后来大哥跟单位请了半天假,专门跑去那块墓地那家公司考察了一下,说墓地他看过了,也打听了,那家卖墓地的公司,批文是有的,但手续不齐全,风险有,但不会太大。他还说,人家的墓地有好几种档次,从五六万的到一两万的,咱爸妈挑的是最便宜的那种,刚开始订了一万八的,后来听说还有一万五的,又求着让人家换成了一万五的……


我又给我妈打电话,你们挑也挑个好一点的嘛,我们家又不是出不起钱。我妈说,都差不多的,我们两个将来能有个地方埋就行咧,买得再贵也是白花钱,反正我们将来也没感觉。我急了,大声说,你们没感觉,可是我们有感觉呀。


放下电话,那天我在窗边站了好长时间,眼泪下来了。


这就是我父母。他们这代人,一辈子省吃俭用,最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哪怕是亲生儿女。


这次之后,我发现自己才真正开始面对和父母的分离。从现在开始算起,能在一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呢?真是不敢细想啊!


父母衰老速度远超我们的想像

每次家庭旅行我都会带上父母


讲述人:邹女士,36岁


2009年我生了孩子,在宁波老家经营一爿小店的老妈,立刻关了店门跑到杭州帮我带孩子。60多岁的老爸每次来杭州都住不长,最多一两个月就要逃回去,用他的话讲“不习惯,买个菜还要卷起舌头跟人家说普通话,在老家的镇上,连一条狗都认识我”。事实上,在老家的老爸,有时候除了看报看电视,可能一整天都没人跟他对话。


父母两地分隔,每次想起这些,我心里都很内疚。孩子出生后,每一次家庭旅游,我都会想尽办法带上父母,几乎一次未落。考虑到他们的体力,一般都是国内自由行,广州、厦门、三亚、青海、敦煌、大连、青岛……走到哪里算哪里。老人加孩子,这样的旅行虽然状况不断,但是一家人能以这样的方式高高兴兴地团聚,在我心里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只是,这样的局面没有维持太久,大前年春节,一家人去了北京,爬了白雪覆盖的慕田峪,回杭州后老爸突发性耳聋,突然什么都听不见。去医院连续半个月治疗后,情况有所好转,但是这次突发事件,让老头儿固执地认为,“年纪大了,已经不适合出门。”从这以后,每一次旅行,他都坚决不肯随行。 


父母衰老的速度,其实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他们对子女的依赖,就像我们小时依赖他们一样,只是他们不愿意表露,不愿示弱。老爸一人在老家,最让我害怕的事就是电话长时间联系不上,各种猜测,各种恐惧。有的时候,在无法改变家庭生活方式的时候,只能制定一些家庭内的生活小规则,比如每年冬天,鼓动患有高血压的老爸必须来杭,方便照顾,等天气回暖,再让他自由来回。


“在身边多陪伴,有事情叫得应,有快乐多分享”这是我所理解的,子女对父母最大的安慰。实际生活中,想要充分做到确实很难,但这些必须要争取啊。因为谁都晓得,家人相守的时间,真的很短很短。


曾以为给钱送红包就可以

才知道陪伴是最大的孝顺


讲述人:陈先生,37岁


我和父母交流不多,也不善表达,能想到的孝顺就是送钱。老爸老妈过生日,送红包;过年过节,送红包;有次我妈说到想买一件大衣,我二话不说给了她一千块。我一直认为自己很孝顺。


直到有一天,我妈过生日,我老婆带着7岁的儿子,洗菜切葱,做了一碗卖相不怎么样的长寿面,儿子端上来,亲亲热热叫着奶奶生日快乐,我妈吃得那个感动啊,竟然偷偷转身抹了抹眼泪。


我才领悟到,花钱当然是孝顺,但父母需要的更多是精神上的慰藉,像我爸妈,退休工资吃吃喝喝够用了,我给他们的钱,他们可能都没动过,而是一心打算存下来准备给孙子用。


大家都读过论语中的子游问孝篇。子游问,什么是孝呢?孔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翻译过来就是,今天所谓孝只是养活父母,人也一样能养活狗和马,光把老人养起来,不尊敬,不交流,和养宠物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我很惭愧,如果爸妈过生日时能给他们做顿饭,过年时一起拍张全家福,我妈想买大衣,我能陪她去商场一件一件试穿整个下午,肯定比简单塞给她一千块钱更让她高兴。


老人最怕的是寂寞

我对老妈说,随时把邻居老太领回家


讲述人:王女士,40岁


看了报道,我非常理解和支持张阿姨的想法。


我出生在四川农村的一条老街上,街坊邻居鸡犬相闻唇齿相依。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彼此认识,天天相见,也互相关照。隔壁的老太喜欢吃苦瓜,我家的苦瓜一成熟,我妈妈就会摘几个送过去。我爷爷喜欢吃豆花,老街上不管谁家推磨子磨豆花,都会特意给我爷爷端一碗来。父母忙的时候,随便把我们往哪个邻居家一扔,就可以放心地出门了。


我在杭州安家后,爸爸来杭州,待了半个月便说什么也要走,在老家,他每天吃好饭,端杯茶便站在家门口和来来往往的街坊们侃大山、串串门、打打麻将,村里谁家有事,他都很热心地帮忙。可是城里的生活,各家各户门一关 ,冷漠又寂寞,他受不了。


妈妈也来和我们住过几年,我知道妈妈怕寂寞,便告诉她,可以随便带朋友回家。她很快就和邻居老太太们混得很熟,每天下班,我一推开门,就能听到家里一大群老太太传来的欢声笑语,满屋温馨。


二三十年之后,

我们怎么养老?


随着社会发展,“养儿防老”观念渐渐转变,孩子长大了,就像雏鹰起飞,终将翱翔在他(她)自己的天空里。


正如作家龙应台所说:“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也许将来,子女不在同一个城市,甚至远在国外的情况会越来越普遍。


二三十年之后,我们怎么养老?


读者王女士说,张阿姨的事情,让她也开始想像自己老去的那一天。


“我们这一代人,就算在一个城市里,和子女住在一起显然也不现实,两代人不同的饮食习惯作息时间住在一起彼此都难受。”


“我更愿意去住养老院,这不是孝顺不孝顺的问题,和一大帮差不多年龄的老人在一起,我们只会生活得更自在。像张阿姨说的这样,老人们彼此照应,互相解闷。最重要的一条,是子女们能理解并且同意。” 


问了几个70后的朋友,多数人都是这个看法。“设身处地想了想,如果我的父母提出想去养老院或者抱团养老,我也赞成并支持,只要他们高兴就好,当然养老院的设施和服务最好能让人放心。”一个朋友说。


但无论老人选择什么样的养老方式,子女都别忘了常去看望和问候,一个视频电话,一顿团圆饭,一句亲热的嘘寒问暖,一次筹划已久的全家旅行,对老人来说,都是胜过良药的温暖慰藉。


独居30年的朱奶奶

除了吃饭睡觉

其他时间找朋友喝下午茶、跳交谊舞


朱奶奶,83岁,家住4楼,独居30年了。


一顶粉红毛线帽,红扑扑的脸蛋,气色很好,鼻子上架一副近视眼镜,穿一件黑色短款羽绒服,再配一条大红围巾,干净、整洁,思维敏捷,这是我对朱奶奶的第一印象。


朱奶奶笑得宛若少女。记者 金洁洁 摄


社工小王说,社区邻居节的创始人就是朱奶奶,14年前,朱奶奶在跟邻居们分享一个老南瓜,刚好被社区领导看感叹老邻居噶好的同时,灵感也来了,接着举办了社区第一届邻居节。


走进朱奶奶家,门口是厨房,两房朝南,中间一个大客厅,通透敞亮,薄荷绿墙壁,淡绿色荷叶画做遮帘,穿衣镜上挂一个笑脸,这些都是朱奶奶的心头所好,她称之为自得其乐。


卧室内她的床靠边,电视在中间,另一边是准备留给子女搭床,不过身体棒棒的朱奶奶还没给过子女机会。


吃饭有桌子,睡觉有床,烧饭有煤气灶,多余的东西一律不要,这也使得50多平米的房子看起来特别清爽。


虽是高龄独居老人,但生活质量一点不差,哪怕一人吃饭,也要好好烧,她,改变了我对独居老人的看法。


朱奶奶退休前是杭州手帕厂的检验员。退休工资3400元,“够用了,够用了,一月用用一千不到,我姐的伢儿结婚,从来不来叫我,怕我包红包过去,但喜糖还是拿给我吃的。我老是劝身边的邻居,现在屋里住住,退休工资拿拿,多少惬意啊,做人要知足。”


对朱奶奶来说,比起窝家里看电视看报纸,外面的世界更精彩。


朱奶奶说,就这样坐着听听音乐也蛮好。记者 金洁洁 摄


早上7点多,坐8路车到吴山广场跟老友们跳交谊舞,跳大半个钟头,听说追朱奶奶的人很多,蛮有学问的大伯评价朱奶奶四个字:“从一而终”。还经常有人问她要电话,她给一个假电话,“寡妇门前是非多,我不想嫁老公,我怕两个小孩回来,妈没得叫了。”


跳完交谊舞,身体就热乎乎了,还意犹未尽的话,几个朋友再逛逛河坊街,然后才回家烧午饭,即使一人吃,也要吃得好,要是没啥菜蔬,一天都没精神。昨天中午,朱奶奶吃的是肉饼子蒸毛豆、肉汤烧青菜,一荤一素是标配,要是夏天还要开罐啤酒喝喝,弄点光头卤鸭、酥鱼当下酒菜。午饭后,开着电视机,电视好看多看会,不好看呢,在床上眯一会,大冷天,不用新利体育|官方网站,用充电的暖手宝。下午三点,茶水一杯,茶点自带,和七八个邻居到楼下的居家养老中心喝下午茶,只要朱奶奶往那里一坐,几个老人都围上来聊天。聊天一律聊开心事。


比如:你今天吃了什么?用了多少钱?你们儿子(女儿)来了啊?买了点啥给你吃吃?


每天都聊这几个话题,要是谁有烦恼了,也会在下午茶时间讲出来,让大家给分析分析,朱奶奶一般都是承担安慰的角色。每天下午3点开始的聊天会,还定下一个规则:谁有意见就说出来,以理服人就好。


天热的时候,社区给放几张塑料椅子,他们就在室外聊天。


散会后,她还要在小区里左一圈右一圈荡荡儿,然后再回家烧晚饭。晚上看完电视上的新闻,九点半困觉。


她一个人独处的时间为一日三餐和晚上。


朱奶奶有一儿一女,每人一周来两三次,儿子回来,从3楼就开始叫妈了,“我脚步声听听像是男的,他一声妈,我就知道他来了。”


不得空,屋里坐下,时间多,儿子就会带她去西湖边转转,因为朱奶奶儿子是做空调技术方面工作,有时去谈业务,顺便带上她去外面透透气,朱奶奶坐上儿子的车溜达一圈也毛幸福嘞。


属于梅奶奶的陪伴:

儿子一周送两次菜

以及和邻居们聊天


梅奶奶,88岁,老家山东,25岁就来杭州了,以前在皮鞋厂、手套加工厂等地方工作过,独居15年。


她住在见仁里一楼,昨天小儿子正好也在,家住丁桥,上班在市中心,所以趁着休息时间,问同事借了一辆电动车,“吭哧吭哧”溜过来,向母亲汇报孙子的近况:“我儿子在澳大利亚工作了,以后我们可能也要移民……”


梅奶奶坐在床上休息,卧室开着暖光灯,打开窗帘,是一扇落地玻璃门,“住住都好,就是孤独了点。”小儿子替妈妈表达了心声。梅奶奶患有心脏病,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儿子们不放心,但她坚持不找保姆也不去儿子家住,就喜欢一个人独居,还开玩笑地说:说走就走不是很好么?——她其实不想成为儿子们的包袱。


房间里最暖心的是摆了很多全家福,梅奶奶穿着婚纱,满脸幸福地坐在儿孙们中间。


梅奶奶的全家福。记者 金洁洁 摄


她起身从房间里拿出一本照相本,一张张翻给我们看,一一给我们介绍,她有三个儿子,两个重孙子,她最喜欢小孩,在家门口看到小孩最喜欢,她的大媳妇特别宠她,以前,她吃的穿的,样样都是大媳妇在管,大媳妇60岁不到,去年生病走了……小儿子连连安慰道:生病没办法的。


梅奶奶继续翻相册,翻到三个女人的婚纱照时说,喏,你看呐,三个媳妇在发疯。


梅奶奶指着相册笑了:喏,你看,三个媳妇在发疯。记者 金洁洁 摄


梅奶奶以前还经常去西湖边做做老年操,现在因为怕冷,再加上心脏不太好,在家里待的时间比较久。菜是老大买来送过来,一周两次,她喜欢吃馒头、地瓜,今年吃了8个南瓜,最讨厌吃米饭。


我问她平常在家里都做些什么?她说,什么都不做,下午3点下楼,去找老邻居聊天。


独生子远在北京工作

一个人住怕孤单的莫阿姨

卖掉市区自住房

到富阳买了一套养老公寓

新“老墙门”生活

让莫阿姨过得很充实


余杭的张阿姨想找几个志同道合的老人,大家像兄弟姐妹一样抱团养老。而在杭州的不少养老机构里,则是另外一种“抱团养老”的生活方式,有老人找到了新的社交和活动圈子,有人则是自带“朋友圈”来了这里。


他们的生活过得怎么样?


看一看、学一学

就算找到了一个新圈子


莫阿姨就在杭州金色年华金家岭退休生活中心里找到了自己的圈子。


莫阿姨是2009年入住的,当时她59岁,用很多人的标准来看,她还不到要进机构养老的年龄。但莫阿姨有自己的想法,独子当时在北京不能照顾到她,自己一个人住着太孤单,她索性卖掉了市区一套房子,搬到养老公寓。那会儿,她几乎不认识任何人,不过她是个很开朗外向的人,用她的话说,“不怕不认识,就怕没有人去认识”。


她还记得第一天来,在楼下认识的俞阿姨,她跟俞阿姨点点头说了声“你好”,俞阿姨同样跟她点点头,回了句“你好”,就跟小伢儿刚上学一样,两个阿姨就这么认识了,一直到现在关系都很好。


莫阿姨的卧室。 记者 葛亚琪 摄


莫阿姨现在住的是一室两厅一厨一卫的养老公寓套房,在这里,基本都是这样的套房,租期签了50年。昨天,我去她家,她已经开着门等我了,家里很亮堂,进门就是餐厅和厨房,餐厅桌子上铺着白色碎花桌布,桌上有个陶花瓶,插着黄色的小花,特别像油菜花,跟整个餐厅的调调很搭。


她摆弄了一下花朵,哈哈笑起来,“这不是油菜花哦,就是青菜花,前几天有朋友送我一把青菜,放了一段时间就开花了,下面的菜我吃了,上面的花我就插在花盆里,好看吧?”


莫阿姨的餐桌上放着一瓶朋友送她的青菜,看我要拍照,她拿来四个橘子给我配色。记者 葛亚琪 摄


莫阿姨是个很讲究生活情调的人,前一天还专门拿了几个橙子配在花盆边上,用手机拍个照片,发在“老伙伴”的微信群里,群里一片点赞。群里的人,都是她在老年公寓里的邻居,莫阿姨加了很多这样的群,群的分类有好多种,其中就有以兴趣爱好拉起来的舞蹈群、唱歌群等。


莫阿姨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唱歌跳舞,在这里,有很多活动室,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唱歌、跳舞是属于每天必有的项目,所以,白天,她不在这个活动室,就在那个活动室。


参加的老人虽然有固定的成员,但是从来不排挤新成员,有兴趣可以先坐下来看一看,再有兴趣可以找人学一学,大家都乐意教,一天、两天……这就算进了一个新圈子了。


莫阿姨也是这么找到唱歌和跳舞圈子的。


别看早已退休

也是掐着时间混圈子


别看早已退休,她每天的时间都是掐牢的,早上8点到8点半,先去活动室做一套养生操,9点开始,去“老师”(圈子里技能好的,能教其他人的,都尊称为“老师”)家里或者活动室里练习唱歌,这一群人大概有十几二十个,年龄相近,60多岁,自称是“60组合”,以区分养老公寓里的其他唱歌圈子,比如“80组合”。


昨天下午,莫阿姨和老伙伴们在唱卡拉OK。 记者 葛亚琪 摄


他们唱的大多是耳熟能详的老歌,《茉莉花》《十送红军》等等。


等到中午回来,自己做好中饭,再睡个午觉,下午是排练舞蹈的时间,广场舞、交谊舞,跟上午是差不多的套路。有时候,几个“老伙伴”兴致高,还会在园区或者到外面唱K。


到了晚上,大家一起出来聊聊天,也蛮快活。


昨天,莫阿姨重复最多的话就是:人要学会善待自己。


她一个人吃饭,也会做上好几个菜,前天晚上,她吃了一小蝶河虾,一盘腐皮青菜,一盘青椒烧百合,一盘腊肠白萝卜,还有一碗没有豆类的八宝粥。


有时候高兴了,她还会做拳头大小的馅饼,霉干菜肉馅的、萝卜丝肉馅的、韭菜肉馅的,做上100多个,自己只吃两个,其他的都分给了圈子里的“老伙伴”,大家都说有口福。


临走时,莫阿姨跟我说,这里就像是原来老底子的院子,各自有独立的生活,但大家都住在一个大的院子里,喊一声就能“呼啦”来一帮人,前段时间,她的腿脚不好,需要坐轮椅,几位“60组合”的姐妹就轮流推着她去园区里的医院,或者推着她出门晒太阳,一连20多天,令她很感动。


等到莫阿姨病情好转,马上又回到了“60组合”,她已经离不开这些“老伙伴”和姐妹们。


在老年公寓楼下散步的老人。 记者 葛亚琪 摄

来源:都市快报

即刻关注 共享精彩

有奖爆料:18960669136(同微信)

商务合作:18960669056

点击左下角下载新版浦城论坛手机客户端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