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而我希望这段路能长些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04 04:30:03




最近又闪现着《山河故人》的场景

赵涛一个人在雪地里跳舞

说不出的一种感觉

对于这段活着的日子

亲近的人一个个相继离开

到底是怎样一种舞步

才能诠释她那样的情绪


我不懂也不想体会

不管是怎样方式的离开

都必定会对心灵的一次次冲击

噩耗从来都是突如其来

离开一直总是悄无声息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亲近的人

哪一天会突然离开你

你只能默默祈祷着

她能陪你多走一段路

看着你慢慢长大

看着你慢慢变成大人

看着你能够独自走向下一段路


你根本不敢想象

当你的亲人

你最挚亲的人快要离你而去

你得放弃什么


放弃一些与她捆绑的习惯

放弃所有今后生活与她的参与

放弃更多更多的东西


♫. ♪~♬..♩

早点回家

——苏打绿





歌词▲向上滑动

作曲 : 吴青峰

作词 : 吴青峰

那是在 被人们 感觉遗弃的地方

大马路 矮平房 黄梅布满闹嚷嚷

生命很短 山中开满的果铺成养老枝桠

日子很长 只要是站在等孩子的窗

我们都是 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的长相

时间的墙 从他们的手掌到我们的肩膀

流浪星光 代替著那么多眼神对我说话

早点回家 早点回家

光溜溜 黏答答 孩提时光被原谅

牵绊绊 踉跄跄 白发靠我们欣赏

生命很长 美好或者悲伤细数也数不完

日子很短 只要是陪在孩子的身旁

我们都是 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的长相

时间的墙 从他们的手掌到我们的肩膀

流浪星光 代替著那么多眼神对我说话

早点回家 早点回家

我们都是 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的长相

时间的墙 从他们的手掌到我们的肩膀

流浪星光 代替著那么多眼神对我说话

早点回家 早点回家

心款款 影恍恍 牵手的步履成双

天茫茫 月苍苍 你们的流域回荡

笑吟吟 声缓缓 尽头前的路暖暖

泥土中央 屋瓦顶上 升起太阳





记得小时候

我总爱跟奶奶睡觉

在每一个夏日的漫漫长夜

奶奶都爱给我讲她年轻时候的故事

扇着她那把至今还在用着的老扇子

老人家都不喜欢用空调

也总不爱开电风扇

我每次问奶奶

为什么那么热的天

连电风扇都不舍得开

奶奶总说

电风扇吹多了容易头疼

而且夜里还容易引发感冒

所以晚上她都给我扇扇子

直到我不受蚊虫打扰

直到我不嚷嚷着开风扇

直到我慢慢进入梦乡

她才放心入睡

童年的大半时光里

都是奶奶陪着我的


从炎炎夏日到寒冷冬日

睡前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

天慢慢转冷了

奶奶套上了厚棉被

换上了更大的被子

可是小时候跟现在一样

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

脚都一如既往地凉

那时候我们家还没用上新利体育|官方网站

奶奶每天晚上都会给我暖脚

让我把脚伸到她的脚上

妈妈说 长大了 就该一个人睡了

现在就算是有新利体育|官方网站

有空调  有热水袋

也难以入眠



现在跟奶奶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但每次跟奶奶打电话

奶奶都会跟我确认回家的时间

其实聊不上几句话就挂电话了

无非是一些问候

最近怎么样 身体怎么样之类的

但奶奶都很高兴

我甚至能够想象出

她那迟钝的身子挂上电话后

步履蹒跚地走到爷爷跟前说

孙女给我打电话了

没过多久就能回家了

回家之前我得好好把房间打扫一下


流浪的人儿啊

早点回家吧

看看那些心里挂念着你们的人



♫. ♪~♬..♩

掉了

——张惠妹





歌词▲向上滑动

作曲 : 吴青峰

作词 : 吴青峰

心疼的玫瑰 半夜还开著

找不到匆匆掉落的花蕊

回到现场却已来不及

等待任何回音都不可得

微弱的风筝 冬天里飘著

回不去手中缠线的那个

没有蓝天 又何必去飞 怎么适合

 

黑色笑靥掉了 雪白眼泪掉了

该出现的所有表情瞬间掉了

瞳孔没有颜色 结了冰的长河

回忆是最可怕的敌人

 

故事情节掉了 主角对白掉了

该属于剧中的对角戏也掉了

胸口没有快乐 断了翅的白鸽

不枯萎的藉口全掉了

 

曾经唱过的歌 分享过的笑声

在心中不断拉扯

想念不能承认 偷偷擦去泪痕

冬天过了还是会很冷

 

黑色笑靥掉了 雪白眼泪掉了

该出现的所有表情瞬间掉了

瞳孔没有颜色 结了冰的长河

回忆是最可怕的敌人

 

故事情节掉了 主角对白掉了

该属于剧中的对角戏也掉了

胸口没有快乐 断了翅的白鸽

不枯萎的藉口全掉了





还是吴青峰的作词作曲

说不上喜欢

也说不上不喜欢

只是觉得总那么贴近生活

总能让人想起什么


其实我们

并不是掉了

而是丢了

再也找不回来了

只剩下回忆这个可怕的敌人

多么想回忆不要叫做回忆

那些深刻的都被存到脑子里

所以变成了回忆

可是这些回忆都是过去式

再也不可能继续下去

无论是与谁的

因为那个人丢了



所以当我们那个

最亲最爱的人还没走丢的时候

我们该好好看看他们了

在我们的印象里

他们也许早就已经不是

我们年少时的那般模样了

他们满头白发或是头发都没剩多少

他们就连掉了好几颗牙齿

我们也还一直以为

他们能吃下一些他们根本嚼不动的食物

他们慢慢跟不上我们走路的步伐

我们却还以为他们依旧健步如初


该回家好好看看了

给他们

照几张好看的照片

做一碗温暖的粥

和挽手散步的陪伴



声吟宣言

我很懒

也很有心

空·



发表